视频|为养活26个孩子他欠债30万...能挣钱的活儿都干!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卢梅 刘宽漾 白宇

2021-08-03 13:33:51

过去的26年里,柏剑已经助养了120多个孩子,通过培养体育特长,帮助他们改变了命运。他们之中出了4个国际健将,60多个国家一级运动员,上百个二级运动员,还有48个大学生,4个研究生。

 

对于“梦想之家”的孩子们来说,柏剑不仅是教练,更是他们的“老爸”。然而,走过26年的“梦想之家”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时刻。资金紧张、缺乏资质、人手不足、住宿条件简陋、教育匮乏……这一系列问题都在困扰着负责人柏剑。

 

助养26年,他欠下30万外债

 

随着“梦想之家”名气变大,柏剑获得了许多的帮助,各方捐助的米面粮油基本能够维持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各方捐助“梦想之家”的食物


“原来50斤大米一天还够,现在不够了,光吃饭这一项,一个月需要支出1万多元。”因为资金紧张,“梦想之家”的孩子很少能够吃到肉,这对于练体育的孩子来说便是一个大问题。

 

“梦想之家”的孩子们在吃饭,以主食和蔬菜为主。


除了吃饭,孩子们的学费也是笔不小的数目。每年9月,大学开学,便是柏剑最头疼的时候。“今年一共12个孩子在上大学,虽然大三、大四的孩子不用拿生活费,但还是一共要凑八万左右的费用。”

 

为了维持梦想之家的开销,柏剑已经欠下了30多万的外债。平日里的花费,只能靠手上九张信用卡临时周转。除了在学校作为体育老师的5000多元工资,柏剑曾尝试做生意、研究前沿的数字货币、区块链,他说只要是不违法,能赚钱的行当他都愿意尝试。

 

最近,柏剑还在组织暑期夏令营,每招收一个孩子就能挣近2000元,他要赶着招到20名学员,因为这笔收入将要填补孩子们学费的窟窿。“这些大孩子也经常回来,帮我带带孩子。我有什么事,一个电话也会过来。”最早从“梦想之家”出去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虽然也会力所能及地贴补这个大家庭,但对于“梦想之家”那么多孩子的各项支出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

 

没有领养证,他是无证上岗的“老爸”

 

“梦想之家”之前的住址

 

比起经费,让柏剑更头疼的是资质问题。助养26年间,跟随着社会各方的帮扶,柏剑带着孩子们一共搬了26次家。“梦想之家”无法注册,柏剑对孩子们没有抚养权,机构发展前景不明朗,是这个大家庭目前遇到的一大难题。


柏剑说,他希望向民政局申办一个培训性质的公益学校,免费给孩子做马拉松培训,只谈“训练”不谈“养育”。“我想要办一所特色学校,马拉松特色学校,以训练的名义让机构合法化。”

 

26个年龄不一的孩子,一个兼职志愿者老师

 

柏剑是孩子们的“老爸”,但他并不是他们的法定监护人。因为户籍问题,孩子们没有办法入学,除了4个在鞍山市一中专上学的大孩子,其余的孩子在家中由志愿者授课。很多孩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其它知识更是无法与接受学校教育的孩子相比,教育成为柏剑面临的另一个难题。

 

志愿者张妍婷在给孩子们上英语课

 

“他们和体制内的孩子相比,在文化知识上有很大的差距。但他们对于知识的渴望,你能深深感受到。”辽宁大学艺术学院导演系的张妍婷老师是目前“梦想之家”唯一的志愿者老师。两个月前,因为柏剑助养孩子的故事深深打动,她电话联系了柏剑,然后毅然决然驱车来到这里,成为了一名兼职的志愿者老师,却也是这里唯一的老师。


张妍婷教授孩子们语文、英语两门文化课程,且只有周末才能来上课。“当时我打电话给柏剑老师的时候,他就跟我说,生活物资不是孩子们最缺的,最缺的就是教育。”任教了两个月,张妍婷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课堂上,孩子们很积极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医。

我的梦想是当明星,像“老爸”一样的明星。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人,保家卫国。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记者,因为喜欢。

我的梦想是成为运动员,批五星红旗奔跑,为国争光。

 

2018年,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曾作出统计,我国3亿儿童中未入学率近1%,也就是有近300万适龄儿童,没有走进知识的殿堂。柏剑力所能及地让更多的失学儿童回归正常的人生轨迹,无疑是勇敢无畏的。靠马拉松来完成命运的逆袭,这条路并不完美,但至少给了这些曾经“绝望”的少年们,一次做梦的机会。而“梦想之家”的困境该如何解决,也许需要依靠的不仅仅是柏剑一个人。


(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卢梅 刘宽漾 白宇 见习编辑:许露露 )

相关新闻

关键字:助养,挣钱,梦想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