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摆脱贫困》第四集:合力攻坚

央视网

2021-02-22 08:23:29

2018年10月17日,第五个国家扶贫日。1500万株茶苗,从这一天起,由浙江安吉黄杜村,陆续运往湖南古丈、四川青川、贵州的普安和沿河4个贫困县,为那里的贫困百姓,送去致富的馨香。


饮水思源,不忘党恩。


曾经,黄杜村村民在党和政府帮扶下,靠发展白茶产业脱贫致富。如今,他们捐赠茶苗、传递感恩,让血脉中流淌的真情大爱,凝聚为中国向贫困宣战、万众同心的合力攻坚。


垒土成山,汇水成河。


在中国脱贫攻坚的战场上,“守望相助、扶危济困”的传统美德,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


人人皆愿为,人人皆可为,人人皆能为,全社会广泛参与、众志成城的一股股力量,为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注入强劲动能。


上去这高山望平川,这是千百年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最朴素的梦想。然而翻过一道山,眼前却还是一道道山。


千山万壑_副本.jpg


史称“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千山万壑,干旱荒凉。


这里分布着宁夏中南部山区的8个国家级贫困县,曾被联合国专家认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漫天风沙,将沟壑般的皱纹刻在人们脸上,也将世代贫苦的记忆埋进他们的心底。


如何跨越东西部发展的巨大差异,不让一个地区掉队?1996年,中央作出东西扶贫协作的战略部署,沿海省份福建与宁夏结成了帮扶对子。


1997年4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风尘仆仆地来到西海固,调研扶贫协作方案。就在那一次,他提出了吊庄移民的设想,并亲自为新村命名——闽宁。


按照习近平推动建立的“联席推进,结对帮扶,产业带动,互学互助,社会参与”的扶贫协作机制,一批批福建援宁干部、工作队和闽商在西海固扎根奉献,数万宁夏贫困群众在福建稳定就业,开创了对口协作、实现共同发展的成功范例。


2016年,在全国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出,东部地区要下更大气力帮助西部地区打好脱贫攻坚战。


在西海固,福建引入闽宁村的成功经验,先后帮扶建设了110个闽宁协作示范村,前庄村就位列其中。


马稳红是前庄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她和乡亲们搬出大山,住进村里新建的移民安置点。她还和不少贫困户一样,在家门口的闽宁扶贫车间上了班。


西海固的脱贫攻坚融入福建基因,让这里拥有了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的韧劲,更有了弱鸟先飞、敢为人先的胆识。


在全国范围内,因残致贫、因残返贫都是脱贫攻坚的难点。


2018年,作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又一个创举,闽宁扶贫协作创建了首个残障人士托养创业中心,让一些有劳动能力的因残致贫群众,在这里重新焕发光彩。


辛宝同和托养创业中心的几个年轻人成立了电商合作社,援宁干部帮着跑市场、谈订单、打品牌。运营第一年,他们靠卖西海固土特产,营业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


从单向扶贫到产业对接,从经济援助到社会事业多领域深度合作,闽宁扶贫协作已经成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示范样板。


如今,在脱贫攻坚的新长征路上,西海固走向全面小康。当年的闽宁村也已发展成为六万多人的闽宁镇,昔日的干沙滩变成了熠熠闪耀的金沙滩。


见证这一改变的,不只是西海固。


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北京带来了资金,带来了技术,帮助这里的小土豆成长为年产400万吨的大产业。


在云南香格里拉,上海市帮扶建设了11个现代化种植基地,每年有20多万吨蔬菜,通过消费扶贫又卖到上海。


在广西巴马,广东的先进发展理念,正让这个深度贫困县立足当地特色,开始以世界眼光和国际标准谋篇布局。


浙江通过劳务协作,让四川的14万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稳定就业;山东累计选派1000多名医护人员到重庆14个区县支医;天津帮助甘肃兰州打造高原夏菜全产业链;江苏苏州将现代农业模式复制到贵州铜仁;辽宁大连援助贵州六盘水的财政资金连续5年保持大幅增长。


对于西部许多贫困地区来说,来自东部经济发达省份的帮扶,不仅助力着他们摆脱贫困,更为这里带来了新的发展观。


先富带后富,携手奔小康。东部9省市14个城市,帮扶中西部14个省区市。东部343个经济较发达县市区,结对西部573个贫困县。东西部扶贫协作,让西部地区的脱贫攻坚起点更高、后劲更大、信心更足。


中国特色的扶贫开发_副本.jpg


中国特色的扶贫开发,始终彰显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


1986年,我国开启有组织、有计划的大规模扶贫开发,13个中央国家机关率先联系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定点扶贫。随后,定点扶贫被确定为一项政治任务,民主党派、金融机构、高等院校、中央企业等加入其中。


2012年,中央单位定点扶贫实现了对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全覆盖。香港、澳门也开始参与内地脱贫攻坚。


这里是农业农村部所在地。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如何让全国贫困地区众多扶贫产业走出人无我有的特色之路?牵头产业扶贫的农业农村部出台政策,统筹布局。


在农业农村部,关于扶贫产业的讨论评估几乎每天都在进行。


永顺县_副本.jpg


永顺县,我国土家族主要发源地之一,这里的深度贫困村主要集中分布在北部山区,直到2018年,这些村还没有一个像样的产业。农业农村部的挂职干部下沉到每一个深度贫困村,希望能寻找到最适合的产业,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当地土家族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莓茶,挂职干部在调研中发现,莓茶成活率高,劳动强度小,带贫能力强,再加上武陵山区独特的黄红砂土,恰好又是莓茶的最佳原生地。


这些一手调研信息汇总后,农业农村部经过系统评估,决定扶持永顺发展莓茶,走现代产业发展之路。


挂职干部先把过去单打独斗的贫困户组织起来,成立了合作社,并帮助他们申请产业资金,开始规模化种植。


然而,看到第一年的效益还不太高,一些耐不住性子的村民就打算退出合作社。


莓茶产业刚刚起步,大家伙就闹着要分家。听到消息后,定点扶贫的挂职干部赶紧找上门。


一起想办法,挂职干部带着合作社去龙头企业学习管理经验,又凭借专业优势,帮助县里申报了“永顺莓茶”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


2020年1月17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土家族即将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赶年。就是在这一天,永顺县脱贫摘帽。


在中国精准扶贫的战役中,中央单位的定点扶贫,立足行业资源优势,都取得了扎扎实实的成效:


在湖北郧阳,水利跟着产业走,让水利部的项目和技术成为当地脱贫增收的助推器。


在贵州独山,国家林草局推动发展生态扶贫产业,富了这里百姓的钱袋子。


在内蒙古科右中旗,中宣部围绕“吃生态饭、做牛文章、念文旅经”的帮扶思路,推进沙地治理、肉牛养殖、影视文旅等重点项目落地见效,如期实现“旗摘帽、村出列、户清零”。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公益广告,让各种扶贫产品有了更广阔的消费市场,助力更多贫困地区脱贫攻坚。


在陕西淳化,中国银行帮助改善基础设施,加强果树技术培训,推出果树认养、共享集市等三产融合新项目,动员全系统30万员工开展消费扶贫,全产业链建立起增收长效机制。


在甘肃东乡布楞沟流域,中国石化集团把水引来、把路修通、把新农村建设好,并培育起藜麦、木耳等多个富民产业。


到2020年底,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统战部、人民银行、教育部、国资委等牵头的307个中央单位,定点扶贫的592个贫困县,全部如期脱贫摘帽。中央单位从制度层面的把脉设计,为脱贫攻坚提供了政策支撑,而他们的定点帮扶,又让一项项政策释放出了最大效能。


这里是沙瓦村幼儿园,教室是村委会前的空地,教师是云南省怒江军分区的军官。


在中国这场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战中,人民军队传承发扬为民爱民的优良传统,就近、就地定点帮扶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4100个贫困村,在新的战场上,书写着新时代的军民鱼水情。


位于滇西边境的沙瓦村,是直过民族——怒族的一个古老村寨。沙瓦村90%以上都是坡耕地,种玉米没给怒族百姓带来更多收益,却带来一次次的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直到2017年,这里的贫困发生率仍超过75%。


定点帮扶沙瓦村的云南省怒江军分区决定,扶贫必先扶智。官兵们一边教这里的孩子说普通话,一边为村民培训新技术,希望立足沙瓦村实际发展猕猴桃产业。但一开始,许多村民态度都不积极。


为了打消乡亲们的顾虑,云南省军区也在后方积极作保障,他们请来省里的农技专家,并帮着打通了产品销路,但习惯了靠天吃饭的沙瓦村村民,宁愿受穷也不敢尝试新事物。


军队扶贫,注重发挥民兵优势。怒江军分区在沙瓦村成立了民兵班,发动这些民兵的力量,来一起动员乡亲们。


20亩示范基地,面积不大但意义非凡。打破了传统思路、勇敢迈出第一步的古老村寨,如今猕猴桃园已经连接成片,并在民兵班的带动下成立了合作社。


在发展特色产业同时,怒江军分区还帮助沙瓦村修建了第一条公路,结束了物资运输人挑马驮的历史;在移民安置点规划了微菜园,让怒族乡亲的餐桌有了新鲜的蔬菜;怒江军分区兴建了全村第一所幼儿园,让孩子们享受到正规的学前教育。


沙瓦村的怒族百姓全部脱贫_副本.jpg


2019年12月,在云南省军区的精准帮扶下,沙瓦村的怒族百姓全部脱贫。


作风优良、初心不改。沙瓦村的成功脱贫,只是全军参与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


在新疆和田巴拉玛斯村,陆军部队帮忙兴建的扶贫产业孵化园,让村民的收入翻了4倍。


海军部队广泛开展“我的家乡我的舰”专项消费扶贫行动,让帮扶村的乡亲们实现丰产增收。


在陕北延川黄家圪塔村,空军部队帮建231座拱棚, 规模化种养业实现了年收入500多万元。


火箭军部队推出“砺剑助学”专项行动,战略支援部队开展文化帮扶续写彝海结盟时代新篇,联勤保障部队在青藏高原进行包虫病救治,武警部队组织东部地区总队结对帮扶西部52个乡镇。


在全军定点帮扶的4100个贫困村,承载百姓安全与信任的人民子弟兵不辱使命,以参战的姿态和力度,助力92.4万贫困乡亲甩掉穷帽子,开启新生活。


海拔5357米的嘉措拉山上_副本.jpg


海拔5357米的嘉措拉山上,世界海拔最高的500千伏铁塔正在组立。


这是西藏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的基础施工之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优先支持贫困地区电网建设,推动电力外送通道和骨干电网建设。启动实施新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重点解决贫困村生产用电问题。2020年,全国大电网覆盖范围内的农村都通上了动力电;县域电网和主网也全部实现互联互通。


奔跑在最冷的夜,攻坚于最险的山,只为给乡亲们点上一盏灯、照亮一条路,一条通往新生活的希望之路。


如今的高铁时代_副本.jpg


如今的高铁时代,在我国一些贫困山区,依然可以看到这样站站都停的绿皮小慢车。


由于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许多贫困山区的土特产品运不出去,百姓的收入一直都上不来。作为交通扶贫的重要举措,国铁集团在这些地区保留了81对小慢车。


成昆线上的这辆小慢车,最低票价只有2元钱,30多年从没改变。列车的14节车厢,有一半都拆除了两排座椅,只为了让沿线乡亲能装上更多的山货。


来来往往中,不少村民在小慢车上就做成了买卖。


铁路延伸向远方_副本.jpg


铁路延伸向远方,这抹绿色悠悠穿行于山水之间,将党和政府的温情传递给深山的百姓,也载着沿线乡亲们的渴望,驶向期待中的下一个站点——全面小康!


位于我国西南边陲的独龙江大峡谷,峭壁叠嶂,山峻谷深。为了让独龙族群众早日拥有同外界一样的宽带网络,2013年开始,中国移动决定加紧这里的基站架设。


独龙江沿岸自然灾害频发,一年的施工黄金期只有两三个月。为了抢进度,一路上从汽车到拖拉机,再到马队接力,距离基站架设点仍有一千多米,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就是溜索。


为了确保网络信号最大化覆盖,通信基站大都选建在没有路的山腰或山顶,运输和施工难度陡然加大。


网络信号的传输,需要在每公里的山路上架设20根通信杆用来铺设光缆。在湿滑的峡谷峭壁上,运送9米长、550公斤重的通信杆格外艰难,施工队每天只能向前推进100多米。


“互联网+”扶贫是我国扶贫开发工作的重大创新_副本.jpg


“互联网+”扶贫是我国扶贫开发工作的重大创新,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实施网络扶贫作出重要指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勇挑重担,不断加大贫困地区基站建设力度。中国移动更是承担了任务总量的一半。


2015年,独龙江迎来了第一个4G基站,2019年,第一个5G基站又在这里架设完成。


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贫困村的通光纤比例不足70%,深度贫困村通宽带只有25%。而如今,所有贫困村通光纤和4G的比例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达到98%以上,并且基本实现了同网同速。


肩负脱贫攻坚的职责使命,中央企业各展所长,推动着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快马加鞭,迎头赶上。各地国有企业也发挥优势,写下担当。


地处大别山区的水坪村,是革命老区金寨县最偏远贫穷的一个村落。每年冬季大雪封山后,接近五个月与外界隔绝。


2014年,安徽省投资集团定点帮扶水坪村。他们与当地政府分工协作,政府负责修路通水,改善基础设施,安徽投资集团则负责发展经济,谋划水坪村的长远发展。


干出实效才是最好的动员,国有企业定点扶贫有着信用和杠杆优势,安徽省投资集团请来合作单位,因地制宜规划乡村旅游。


投资800多万元的现代化民宿在水坪村落成,又引入200多家战略合作单位到这里打卡。


合力攻坚,携手同行。一个个团队为水坪村送来了免费义诊,陪这里的留守孩子过儿童节。而络绎不绝的游客,买走了山货,带来了人气,更为水坪村带来脱贫致富的奔头和希望。


2019年11月,水坪村脱贫出列。村集体不仅还清了近70万债务,还拿出10万元为村民们分红。


一束束光的汇聚,照亮了一个又一个贫困村庄的梦想。


在千千万万个贫困县、贫困村,奔波一线的是一位位扶贫干部、扶贫队员,背后凝结的却是一个个行业、企业,用强有力的后援保障、政策支撑和无悔付出共同谱奏的交响乐章。


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_副本.jpg


为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和中国光彩会联合发起了“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一家家有情怀、有担当的民营企业踊跃加入。


——恒大整市帮扶毕节项目,投入110亿元,新建的67个移民搬迁点,都配套了产业基地,并严格筛选引入上下游企业,承诺贫困户的用工比例至少一半,让扶贫产业在市场化链条上可持续运转。


——淘宝等平台开设兴农脱贫专栏“土货鲜食”频道,覆盖了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16.8万种农产品;国家级贫困县的淘宝村有119个。


——万达整县帮扶丹寨项目,投入21亿元,建设小镇发展旅游,设立产业扶贫基金。


——“腾讯为村”平台,帮助1391个贫困村实现了土特山货出,现代气息来。


——碧桂园光明扶贫工程,为30多万贫困白内障患者免费治疗。


到2020年底,参与“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的企业达12.7万家,帮扶贫困村7.32万个,开辟了民营企业扶贫的中国道路。


习近平总书记为他们点赞: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踊跃投身脱贫攻坚,帮助众多贫困群众过上了好日子。


位于秦巴山区的甘肃陇南,这样的电商专业培训每周都会举办。


2016年,16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的指导意见》。甘肃陇南开始探索“一店带多户”、“一店带多村”精准电商带贫模式。


王朋艳是宕昌县好梯乡磨河坝村的“一店带多户”示范户,政府免费送来技术和设备,还请来淘宝、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为他们进行培训。而电信企业架起的5G基站、中国邮政开设的电商服务点,还有通到贫困户家门口的新公路,让王朋艳所在的磨河坝村拥有了实现这一梦想的无限可能。


心中有梦,未来可期。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推进,许多蓬勃发展的新业态、新模式,也正让越来越多的人们感受着稳稳的幸福。


到2020年底,王朋艳已经带着全村所有贫困户全部增收脱贫。陇南电商带贫模式也被推广到近三分之二的国家级贫困县。


农村电商的兴起降低了农产品进入市场的门槛,也为许多贫困地区拓展出脱贫攻坚的新渠道。


贫困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扶贫产业蒸蒸日上_副本.jpg


贫困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扶贫产业蒸蒸日上。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昔日的贫困地区也融入了中国人的消费大市场。2019年以来,消费扶贫累计直接采购或帮助销售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超过5000亿元,一场声势浩大的全民消费扶贫行动,在中华大地上全面铺展,亿万国人合力同心的善行善举正为巩固和拓展我国脱贫成果助力加油!


每年的10月17日——国家扶贫日当天,都会有这样一台颁奖晚会,来致敬表彰全国脱贫攻坚战场上的奋斗者和更多默默躬耕的无名英雄。


早在2013年,已经90岁高龄的夏森老人就捐出了100万元积蓄设立了“夏森助学金”,用于资助家庭贫困大学生上学,改善教学条件。


同样是在这一年,一直热心公益事业的刘启芳发起实施“吉心工程”,为农村心脏病患者募集治疗资金,到2020年,已经免费救治了18300多名贫困患者。


无论是鲐背之年的白发老人,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一代,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心手相牵,砥砺同行。他们用使命担当与无私付出,为我们展现着脱贫攻坚一线的壮美画卷,也凝聚起亿万中华儿女攻坚克难、向着胜利勇敢进发的中国力量!


举国合力,众志成城_副本.jpg


举国合力,众志成城。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14亿中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肩并肩、心连心。


这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


这是脱贫攻坚史上最温暖、动人的中国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