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温度⑨:梯田之乡的上海县长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金涛 摄像 林羡德

2018-10-15 07:18:38

从2016年6月开始,蒲永锴挂职云南省红河州政府副秘书长、元阳县委常委、副县长。作为一个从四川大山里走出来的上海援滇干部,他带着责任和智慧,融进红河州的脱贫攻坚事业。从东西部往返推销梯田红米,到不顾道路崎岖泥泞,说服困难家庭孩子参加公益助学,蒲永锴翻山越岭、风雨兼程,为了脱贫攻坚,他堪称云南扶贫战线上的一名优秀的“上海兵”。他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种下一颗希望的种子,让更多年轻人怀揣梦想,走出大山,拥抱世界。


屏幕快照 2018-10-14 上午11.04.23_meitu_4.jpg


夏日里的元阳,绿水青山,一望无际的稻田。哈尼梯田里的红米稻郁郁葱葱。


这里梯田红米拥有千年不变基因,纯天然绿色生态的农副产品在上海乃至全国都拥有旺盛的市场需求,如何让它们走出大山,是蒲永锴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2018年6月30日,“携手情系红米,脱贫牢记党恩”活动在上海举行,元阳梯田红米专柜在上海铭言生鲜和菜市场设立。


pingmukuaizhao 2018-10-14 shangwu10.png


2018年,元阳梯田红米在上海扩展市场,蒲永锴全力推销,不厌其烦地介绍,更像是元阳梯田红米的代言人。作为上海第十批援滇干部,从2016年上任伊始,蒲永锴协助推动把红河贫困地区的优质农产品拓展到上海市场。2017年,销售元阳红米17万多公斤、带动170户红米种植户脱贫,他用“红米”架起上海与元阳携手奔小康的桥梁。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政府副秘书长、元阳县委常委、副县长蒲永锴说:“要解决元阳的脱贫,就必须要有一个主打,能够全面提升的产品,红米是其中之一,另外梯田里可以种的还是比较多,除了种红米稻,还可以养鸭子,还有梯田鱼,国家农业部也在推广。”


一大早,元阳县新街镇李庆伍就跟妻子在稻田忙农活了。一家六口人,拥有4亩稻田。给稻田锄完草,鸭子也都在梯田里放养起来,夫妇俩期盼着今年能有一个好收成,鱼鸭也能卖出好价钱。


李庆伍是元阳县新街镇村民,他说“我想还是可以做,这条路走的通,我们这里鸭子长得很慢,但是成品后价钱就很高,农贸市场里鸭子才饲养了四五十天,卖出10几20块,我们这边梯田鸭养了一年多的样子,甚至2、3年的鸭子可以卖到一二百,二三百元。”


梯田红米、稻花鱼、梯田鸭是哈尼梯田独特的生态链,稻鱼鸭共生,全生态绿色产业也提高了梯田单位亩产值。


蒲永锴说:“哈尼梯田是世界文化遗产,这种传统农耕文明是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时候必须要得到保护的,现在种田不提高单位亩产,农民种田积极性不高,梯田就会被撂荒,通过提高梯田单位亩产,让农民有种田积极性,保护了梯田保护了传统农耕文明。”


云南省贫困人口和贫困县数量均居全国第一,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处于滇西边境片区的元阳县贫困人口10.92万,也占红河州贫困人口的首位。蒲永锴介绍说,这里连绵的大山,产业单一、出行困难、信息不畅。甚至现在仍有农户和猪牛等牲畜混居一间屋子里。


一行人走进一户人畜混居的建档立卡户李正荣家,“这个屋顶好像修过一次吧,我上次来的时候,屋顶已经塌下来了。你们拿了一个网兜兜起来了,后来这里加固,那确实很危险,下面就是床铺。”


这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户主李正荣,她家的房子属于地基危房,同时人畜混居,需要拆除重建,目前元阳县类似贫困户危房需要改造重建的有两万多户。“ 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变化,加了一点石棉瓦,原来直接就是接了一个水管,下面是猪圈,这个还是人畜混居,还是一定要改造。这里从我十七八岁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屏幕快照 2018-10-14 上午11.04.33_meitu_5.jpg


两年来,蒲永锴帮助元阳贫困村寨改建加固住房200多套、建设道路20多公里,多个贫困村寨的房屋、道路、学校等基础设施得到改善。通过对7个贫困县调研,把上海帮扶资金和项目精准聚焦到贫困县的贫困乡和贫困村, 他在落实产业、就业“双业”并重同时,开展扶志、与扶智的“双扶”结合。


2018届思麦云南班学生毕业典礼暨成果汇报会格外隆重。两年前上海思麦公益基金招收首批赴上海就读的18名贫困家庭的孩子如今已经毕业,他们获得了可以在上海、昆明等大城市企业的就业机会,实现了人生华丽的转身。


思麦云南班2018届毕业生唐荣有说:“比初中的时候成熟一点,然后又学到了很多技能。”


思麦云南班2018届毕业生普嘉佳表示:“在未来的话,我想自己开一家店。”


思麦云南班2018届毕业生何艳说:“就比如说工作吧,她们会看重收入高不高,我一般看重的是今后有没有发展(前途)。”


思麦公益基金在当初招生的时候曾一度被当作骗子公司,没有一个人报名,蒲永锴陪着志愿者挨个到学生家家访做工作,现在却是800多人争相报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怀揣梦想,走出大山。蒲永锴当年也是从四川一个贫困山村走出大山,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看到孩子的眼神中充满对未来的憧憬,他的心里倍感欣慰


蒲永锴称:“我通过我的一些亲身经历,我跟他们交流,跟他们讲,你要读书,不管怎么样,这几年我们可以资助你,你一定要读书,你一定要对远方要有信念,要坚持,把短时间的困难克服下来,通过我们的帮扶和通过自身的努力,这是我想让他们拥有的。”


pingmukuaizhao 2018-10-14 shangwu10_44i.png


要走出大山,人才支持是摆脱贫困的重要保障。蒲永锴还想到用上了他的微信朋友圈,让元阳和外界的信息有了更多层次的交流。帮扶元阳县教育扶贫,向元阳学校捐赠图书近3.5万册;2018上半年,元阳县通过劳务协作有序输出2997人,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口589人;25套“云医院”项目,让红河州元阳、红河等贫困县的贫困群众享受到上海远程医疗服务。


自到红河以来,蒲永锴广泛动员上海社会力量帮扶红河贫困地区,募集社会资金600多万元,实施社会帮扶项目20多个,涉及帮困助学、扶危济困、医疗改善、产业发展等多个领域。白天下乡,晚上加班写信息,一个拉杆箱,一台电脑和简单换洗衣物,就是蒲永锴的工作装备配置,下乡和出差,他总是在路上。


屏幕快照 2018-10-14 上午10.42.20_meitu_7.jpg


蒲永锴:“我觉得应该是留下梦想,任何做法其实都是阶段性的,一个不断发展的梦想,是我们给当地人留下的,也是当地人他们应该拥有的。”


脚上沾了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为了让元阳,这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在2020年实现脱贫目标,他还想再拼一拼,为这里的未来种下梦想的种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金涛 摄像:林羡德 编辑:小真)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上海温度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