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6:19-24

王阐明了人与人之间,人与神之间关系的原则以后,现在开始讲论他国度中的子民对地上事物的态度。他国度中的子民必须与这地发生联系。他们所思念的事,虽然 是属灵的,但所接触的事物仍属物质。无论我们内在的生命因着与属灵的相交,如何的坚强,或应该有多坚强,但我们若要继续在地上生存,就无法不摸世事,不用 世物。

因此王的宣言继续论到,我们与我们四周属物质的事物应该有甚么关系,应该持甚么态度。

和前面的情形一样,主没有给任何规条,他却清楚地把原则启示了出来。他不是将律法的条规列成表,明确的陈列出来,让人牢记在心。他乃是藉着所创造的一种气 氛,一种内在态度的指引,来改正并规范我们与今世事物的关系。从大体上来说,他教训他国度中的子民,在与地上的事物接触时,必须受一种超乎属地的意识之管 理。人无法不处理今世的事物,但他们的意识若只限在物质的财富,他们就无法处理妥当。他们理财的动机若出于属灵的观念,并受这观念的调节,他们就可找到生 命最深的奥秘,成全他们主最高的目的。人必须有食物果腹,有衣服蔽体;然而若人终日所思所念,全在于他们将吃甚么,穿甚么,那么他们既未领会,也不能实现 耶稣的道德准则。从另一方面来说,倘若他们明白父知道他们需要这一切,并相信他必能供应,然后求他的国,他们就能在衣食的事上仍活出国度中的真道德来。

这一段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都有警戒和指导。这一段中所启示的,是国度中的子民对财富的态度必须不贪心。我们将要看的下一段中,主所讲论的,仍是他国度中的子民对于生活所必须的物质应有的态度──必须没有忧虑。

这是他对于他子民的全部旨意。这是合理的,他证明了他旨意的合理。这不是要激人轻信的大话,乃是对忠信之人的呼召。这不是听天由命的宿命论;乃是忠信者必 备的要素,要他们忠于前面所宣讲的一切原则,忠于他不断启示的旨意,忠于那伟大的主,惟有他常得着我们绝对的忠诚与归顺。

在第一部分中,我们的主论到他国度中的子民对财富应有的态度。首先我们要注意他明确的吩咐说,「不要……积儹……;只要积儹……。」这包括了消极和积极两 方面,分别是,「不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地上」,「只要积儹财宝在天上。」接着我们看见他对两者价值的比较。在地上所积儹的财宝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 窟窿来偷。那积儹在天上的财宝,既无虫咬,也不朽坏,天上更没有贼。

接下去我们看到基督为何如此吩咐我们,并将不同的态度启示了出来。「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

从基督接着所加的解释,我们能看出他命令的紧迫性。眼睛若单一(中文圣经作「了亮」),生命就得到真光照耀。

最后,我们要思想基督末了的话,「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

现在我们先从基督明确的吩咐开始,「不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地上。」同样的一个词,在这短句中出现了两次(「积儹」与「财宝」在原文是同一个字,译注),一 次作动词,一次作名词。积儹的简单意义,就是将某些东西放置某处。但这个字和另一些同样具有放置意义的字在含义上却有强烈的对比。这个字的希腊文中,特别 是指「平置」。而另外有一个字,也具有放置意义的,却有堆积的含义,不是平面的放置,是立体的积聚。这是语言中包含着这象徵意义的一例。

那么平置的「积儹」意义是甚么呢?平置的意义也就是闲置。而具有堆积含义的「积儹」,却含有积极的用意。

王虽然说了「不要……积儹」,却并未说积儹是错的,因为接着他又说了「……要积儹。」对于他的吩咐,我们应该认识它积极的一面,像认识消极的一面一样。他 主要的思想,是针对着人企图拥有的私欲。人原先有的各种本能,没有一样是可废弃的。错的乃是人将这本能滥用或误用了。我们若看见一个人狂热地想要得着,想 要拥有,我们可以说,那没有错。然而他去获取的动机,和获取的方法若错了,他就大错了,他获取的目的若错了,也就大错了。关键全在背后的目的。王不从外面 的细节来看人的问题,他总是来到背后深处,对付问题的根源。彷佛他如此说,你们想得到财富,想将它们放置起来,这原没有错,神造你们时,给了你们这性情。 人一生的故事,无非是活着,得着甚么,及作甚么。

我们愿意致富。我们与那些渴望着获得甚么的人,有相同的愿望。我们越靠近主,越认识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那要有所得着的心,在我们生命中就越强烈。但是重 要的问题是,在甚么原则之下去得着?若单有火热的心,没有原则,只会将生命燃为灰烬。反过来说,若徒具原则,毫无火热的心,那原则就结不出果实,只是毫无 生气,冷硬如石的字句。

以西结书中,对推罗王所说的那一段伟大的话就是论到这事。「遮掩约柜的基路伯阿,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这是何其不调和的集结阿!宝石是原则 的代表,它是冷静而坚硬的。火是火热的心之代表,热心而有力。将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我们既有原则,又有火热。原则藉着火热的心表达,而火热的心受到原则 的导引。人都有一种火热的心要获取,要储存。有甚么原则可以来管理我们的这个愿望呢?这正是主此时所要论到的。

神所启示的原则,并没有说为自己积儹财宝是错误的,因为在积极的一面,主又明明说,「要为自己积儹财宝。」我们还没有找出此中的秘诀。

秘诀就在「财宝在地上」,「财宝在天上」这两句话中。基督对他国度中的子民说,你们心中想要拥有某些东西的那种愿望,无法藉着得到今世必朽坏的事物而得着 满足,惟有得着将来要存到永远的财宝,方能满足。你们要记得,因着你们里面燃烧着这种愿望,你们已不是今世之子,你们不属这地,你们不是这地上的尘土;你 们是明日之子,你们乃属永远,你们是神的后嗣。你们的生命不能单以天地之间的尺度来衡量。你们生命中的事实,不受你们生活的狭窄世界局限。你们不属这有限 世界。你们若在今世积聚了财宝,哦,可怜的人哪!我为你们惋惜,因为你们无力保全。你们当积儹财宝,不过要把这财宝存在一个地方,就是当这旧世界成为过去 时,仍然存在,并可以迎接你们的那地方。不要单拥有今世的财宝,要拥有由今世一直存留到永远的财宝。

要明白基督对这两种价值的对比,就得要了解东方背景。那时的财富,大致是指高贵的紫色布和细麻布。王对他们说,这财宝有虫子咬,那是温和的讽喻,不是疾雷 猛轰,不是愠怒。但他的话如同盛夏的闪光。虫咬!你们永存的生命不怕虫咬。别想用那些虫可以咬的东西,来加强你们永恒的生命。

或者说你积儹货币吧,赚取金属钱币,将它们堆积而窖藏起来。王说,这些货币能锈坏。甚么是「锈坏」呢?这里「锈坏」一词是指一种火。今世的一切事物放在这 种缓慢燃烧的火中,都会渐渐腐蚀、分解,甚至最坚强的金属,也将成为一缕青烟。王的子民不应该想用这些虫子可以咬,会锈坏,会腐蚀的事物来使自己的生命丰 富。

不止如此,「也有贼挖窟窿来偷。」这一点不用多谈,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没有解释的必要。

关于积儹财宝在天上,耶稣怎样说呢?在这一点上,他没有使用一个肯定的形容词,都是用否定的形容词,我们该为此献上何等的感谢!因为在属灵世界中,没有虫 子咬,不会锈坏,也没有贼。我们若能努力工作,不怕劳苦,积儹真正的财宝,就不必怕有虫来咬贵重的衣服,有火来烧坏货币。

这事何以如此重要呢?「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我们都有一种想拥有的愿望,而这愿望又必须得到满足。那影响我们最大的,还不是我们获取的 财宝本身,而是财宝对我们的影响。在此我们听见主从他心的最深处对我们发声,他彷佛在说,我的孩子阿,我知道你想要拥有某种东西,这没有甚么不对,因为神 造你时使你如此。这愿望必须得着满足,不过我正要指示你,满足你生命中的愿望虽然没有甚么不对,但是人的财宝在那里,他的心就在那里;而人的心想甚么,他 就成为那样的人。

我们若将我们的财宝积儹在地上,我们的心也就在地上,我们自然也就以地上为家乡,我们就成为地上的,而属乎地;我们必耽于世上的物欲和声色之中,过堕落的 生活。倘若我们把财宝积儹在永恒的那一边,我们的心也因而随往那一边去。我们的生命也被提升,有那无限的天光照耀在我们里面,又有发自无限之心的大爱,管 理着我们的生活。而无限之神那永远不死的生命将成为我们的分,便我们在生命的喜乐中欢跃,腾跳,前行。

随后主从这些事,转而解释其重要性,他说,「眼睛就是身上的灯。」眼睛是灯,不是光。光是由灯发出来,使我们能看得见,能认清楚。「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或作纯一),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

番作「昏花」的这个词,原文和「邪恶」同出一源,但此处并不是指邪恶的恶,而是失常的意思。恶包括的范围比罪广,除了明确、故意犯的罪以外,忧患、痛苦、 灾祸、过失都包括在内。「你的眼睛若昏花」──失常,恶劣──「全身就黑暗。」耶稣此时彷佛在说明,要满足拥有某些东西的愿望,最重要的是要对这些东西有 正确的看法。你们必须把事情看对了,这是主说这话的用意。了亮(纯一)的眼和昏花的眼,是一个对比。了亮的眼是单纯的眼,一致的眼。昏花的眼不是单纯的 眼,验光师称之谓散光,就是光所照射的物体,在视网膜上不凝聚成焦点。了亮的眼没有散光的病,光所照射的物体,在视网膜形成清晰的焦点。在这里耶稣所用的 「了亮」(纯一)并不是随便选的一个字。他是以此说明,视力不受阻碍,看得真切,看得准确的眼睛。倘若眼睛昏花,那黑暗是何等大,因而将生命的意义错解, 那错误带来的灾害何其可悲!

在「现代的画家」一文中,罗斯金(John Ruskin)说,「看错了比瞎了眼还要糟。一个人的视力如果模糊到连水沟和公路都分不清,他会籍着触摸来分辨何者为何者,但错将水沟看作公路,公路看作水沟,那后果将如何?因此看错了非但等于没看见,而且比瞎了眼更可怕。」

这里用近代的方法来说耶稣那段奇妙的话语。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聚光杂乱,曲折变形,那么你的观念就谬误失真。了亮(纯一)的眼 一直注视着无限,并在这种亮光下来回应人心中想要拥有某种东西的愿望。昏花的眼,就是指视觉受阻,没有清晰的焦点,有许多不同的中心点,许多不同的推理, 光线没有一个焦点,结果对事物就有堕落的观念。

最后王将一切归纳起来,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这来到了事情的最深处。我们 希望拥有某种东西。我们如何对待生命中这一种愿望?像其它愿望一样,我们必须带着这种愿望来敬拜。我们可以带着它敬拜玛门,也可以带着它敬拜神。但我们不 能同时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原则。没有一个人能作财宝的奴隶,同时却不背叛神。同样的,没有一个人能甘心作神的奴隶,全心全意全力敬拜 神,事奉神,同时还能再受玛门的奴役。

「不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地上。」「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天上。」当主说,「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天上」时,他是否要我们与这地上的财富一刀两断?这是否说,他 只要我们祈祷传道,为人的得救而努力?这些都是我们所当作的,但这些并不是主说这话的意思。他从始至终所说的,是关乎地上的财宝。当他说cs14「不要为 自己积儹财宝在地上」,与他说,「只要积儹财宝在天上」时,所论到的财宝同属一类。当他说积财于天时,那财宝并不是祷告,工作与服事。他所说的是同一种财 宝,都是属物质的,地上的财富。他以此教训他的门徒使用财富的方法。他告诉门徒如何处理过多的财富。你也许要说,今日无人财富过多阿!事实上没有一个人财 富不过多!我们不想衡量财宝数量的多寡。你知道人所需要的到底是多少?神所应许要供应我们的,是我们今日养生之所需,是今日的粮和水,他所应许的就是这 些。「他的粮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断绝。」你有超过今日所需之粮和水,那些就是过多的财富。从基督一贯的教训来看,你会承认一个事实,我们今日是生活在一 个被舒适、安逸惯坏了的时代。今日我们视为不能缺少的必需品,在我们先祖们看来都是奢侈品。

或者有人要问,我当怎样行呢?我怎能把我的紫色布和我的金币存在天上?当然可以。基督在此宣布,他所爱的-一个儿女,他国度中的-一个子民,都是他的管 家,为他管理他所有的。凡超过他养生所必需的,均为过多的财富,当由王来支配,为天国而使用。这是下一章我们所要讨论的。在另一个埸合中,我们的主曾说, 「要藉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不要为自己积儹财宝在地上。」不要只是为了想拥有玛门以称心 快意而堆置它。当用它来结交朋友;不久,你们所结交的朋友,将要在永存的帐幕里迎接你。愿我们都如此投资,最后我们回家时,有那些因我们的帮助而得以归家 的人,在那里欢迎我们。愿我们都把财宝积儹在那一边,而不在这一边。

马太福音6:25-34

在这一段国度的宣言里面,主继续将那管理他子民与今世事物关系的原则向他们启示。他吩咐他们,在接触地上事物的时候,必须有一种超乎属地的认识。前面我们曾讨论过对于过多的财富,他们必须没有贪婪。现在我们要来看他们对于生活必须之事物所当有的态度,那就是不要忧虑。

在这一方面,有一个命令主重复了三次,那就是「不要忧虑」。「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25节);「所以不要忧虑」(31节);「所以不要为明 天忧虑」(34节)。这就将一切忧虑都包括在内了。主亲自用无可比拟的技巧着重的说明,并加以辩证这段话,将门徒对生命所必须之事物应持的态度加以精确的 描述。英王钦定译本中的「不要操心」,是一个很不幸的误译,因为不等我们读完这一段,就能看出这全非王的本意。王的立论点是在于,我们当有一种不陷入忧虑 的态度,而这种免于忧虑的态度,正是因为我们拥有深思熟虑的能力。他从未暗示过,我们对未来可以漠不关心,不作任何思考。他当日吩咐门徒,今日仍吩咐我 们,不要被恼人的忧虑所困,就是那种令人疑惧交加,悬虑焦躁的忧虑。主说,「不要忧虑。」今世生活中所需要的一些事物,照我们所知,有些在来世是没有用 的。食物、饮料是今世所需要的东西,但神并非不要我们去思想,去努力,去劳动,就主动供应我们。然而,这些东西,不应在王的子民心中造成忧虑。

「不要忧虑。」主从三个观点为他的命令加以辨证。从第25-30节是头一个前题。第二个前题是从31-33节。第34节是第三个前题,包含一个加强的例 证。在这一段里面,有三个段落,但信息却只有一个;有强调、例证和加强等三种方法,但重点只有一个。我们的主不单说,「不要忧虑」,他是说,「所以……不 要……忧虑。」所以-一个新的强调和例证的段落开始之初,他都促我们回顾前面所说过的话。这是王所传的信息。

现在我们要顺序来看他怎样加强这论述。在第一个段落中,他宣告说,既有如此的一位父,作儿女的就全然没有必要忧虑。在第二个段落中,他宣告说,忧虑的人,不配作他国度中的子民。在第三个段落中,他申言忧虑的人不结果子。

1.我们的主教训我们,忧虑是全然没有必要的。

请留意他所用的「所以」这两个字,有这两个字,我们难免要问「何以」不需要忧虑?他是根据甚么作此申述?你们还能记得,在前一段里面,他将两个真理陈列在 我们面前。为了使我们对过多的财富有正确的态度,他将有关价值观的真理说得非常清楚,坚持眼睛要了亮(纯一),如此方能对准焦点,对事物看得清楚,确实, 透彻,而不偏差。此外我们也看见,耶稣宣告,人的生命只能单一敬拜一个目标。我们不能既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无论我们敬拜谁,谁就要我们完全事奉他。我们 所敬拜的对象控制了我们整个生命。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门徒们已经找到了事奉神的一贯原则,就是他们既事奉神,就不能又事奉玛门。现在他说「所以……」,这 「所以」是基于他们对真价值已经有了真认识,是基于他们的生命已单一事奉神。「所以……不要……忧虑。」这样,他护卫了自己的话,并吩咐属他的人不必惧 怕,不要为世事的摩擦而暴躁,因为在他的国度中,他们已经找到对事物的真实观点,找到了使生命一致的真实原则。

从这里开始,他接着将神的爱和神照顾的事实详加说明。「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甚么,喝甚么;为身体忧虑,穿甚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 胜于衣裳吗?」于是他以父看顾飞鸟的事实发问说,「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耶稣所指的百合花,当然不是今日我们在谷中所见 的百合花,那是一种巴勒斯坦盛产的巨大而色彩夺目的百合花,其美艳胜过当地其它的花卉,在修剪整齐的庭院,或杂草丛生的野地,都能看见。

我的佳偶在女子中,

好像百合花在荆棘内。

主指着这种华丽的花卉说,「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他进一步又说,「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纵然它从未劳苦,从不纺线──「然而我告诉 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王带着他的子民,漫步在山涧林泉之间,四围鸟歌花笑,王以甘甜柔细的例证,将至高的真理 教导他们,以此安慰他子民的心。

让我们先思想他有关飞鸟的教训。他的意思是,这些飞鸟不撒种,又不收割,从未储粮在仓,你们的父尚且养活它们;你们既能撒种,又知收割,而且还会储存粮 食,天父岂不更顾念你们?主这里的意思不是要我们停止撒种,不事收割并储存。他的意思是说那些不能作这些事的飞鸟,尚且得着天父的顾念,何况能事生产的你 们!空中的飞鸟不会想到明天,它们没有这种理性,它们没有撒种、收割、储存的智能。耶稣的话向我们指出,神给了你们理性,能预知有明天,他岂不更顾念你 们。他并非要我们不用我们的理性,不去理会明天,忽略当有的准备。主没有丝毫的意思要我们「不操心」,我们当为明日操心,但不要为明日忧虑,因为知道飞鸟 尚且得神的照顾,他对我们的顾念自然更完全。

论到花也是一样。「它既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以为这是一个强调得过分的比喻? 试将那绮丽、光艳夺目的百合花,和所罗门极荣华时所穿的锦衣并置,他那缀满金线、宝石的锦衣,在花朵前也顿然失色。若将所罗门王所穿的锦衣衣料,再用显微 镜检查,那纤维与破烂的麻衣不相上下。但那百合花的花瓣,在显微镜下时,越是高倍的镜头,越显示它的精美绝伦,这真令人叹为观止!基督的话没有丝毫夸张, 他所说的,是铁一般的事实。世上最精致的衣料,若和神为百合花所预备的华丽花瓣一比,只不过是粗糙的麻布吧了!基督彷佛对我们说,孩子们哪,张开你们的眼 睛,看看那遍布各处的百合花,它们在荆棘旁,在山麓之阳,在小径旁,在谷底,神赐它们如此美衣,使历代君王的锦袍在相比之下显得羞涩。看看这些被花团锦簇 所点缀的绿地,你该知道,

那为百合花披华服的,

自必为他儿女备锦衣。

-一朵小花,-一片花瓣,和君王的锦袍相比之下,都能使它们逊色。

这种美丽并不是巴勒斯坦的百合花所独有的。看看各处都可看见的雏菊,那芬芳而带着甘甜气息的小花,多到甚至到处被人践踏,它们的美丽远非君王的衣饰所堪比。「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送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

这里「何况」二字是用以强调,我们必须了解这两字的真正意义。百合花不能劳苦,不能纺线。而我们则两样都能。倘若神保护那没有理性能力,不知劳苦自卫的百合花,那么对于我们这些他厚赐各种恩赐,而且不断赐下他自己,使我们时时刻刻活在他面前的人,岂不更要加以保护!

现在我们简单地看一看其它的两个论证。说过了既有这样的一位父,作为他儿女的就毫无必要忧虑之后,他说,「所以不要忧虑,说,吃甚么,喝甚么,穿甚么。这 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不要为这些低处的事忧虑,另有一些事是你们该忧虑的。不要一直为食物和衣着计划,安排, 甚至到忧虑的地步。但是你们「要……求」。一个人若从未觉得里面有催赶,逼他向前,促他去得,他的一生就是不完全的。我们是应该学习存爱心忍耐,对待各种 各样的人,但对某些人,存忍耐的心特别困难!他们的眼中不再带有光彩,没有热望,没有力量,他们只是随波漂浮。一个真正的人,他里面有某种力量催逼着他, 使他有热诚。主说过不要为这些事忧虑之后,他说有一些事是你们应当焦急,当寻求,心中当为此有火燃烧的。有一件事应该使你们里面受到催促,使你们-一根神 经昴奋,内心奔腾,血脉扩张。那是甚么?是神的国。因此,主使我们免于为低处之事忧虑,目的是要我们有更多的力量为高处的事忧虑。因为他要在我们里面,发 展更高的力量。不要为低处的有忧虑,「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要寻求那主要的,这该是你们深处的热望。要殷勤努力的寻求,处处都寻求。

这里面岂不是有一个直接的教训?吃、喝、穿,不要为这些事忧虑,要在这些事里先求他的国。要为神的国而穿,要为神的国而吃。要让这个热烈的愿望,也就是这 个生命的原则,表现在这些外在的生活上。这些事本身你不必忧虑,你所要忧虑的是,如何藉着这些事,使神的国降临。要追求的是这一个基本的热望。接着主带着 些微的幽默的话(请注意分别,主不是带着鄙夷的态度),他说,「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留意主所用的字──「加给你们,」将食物,饮料,衣着加给你 们。这些是旅程中所需要的行李,然而再加上去的东西就是累赘了。有人在旅行时,常常为行李有不必要的忧虑。许多人为吃甚么,穿甚么也同样有不必要的忧虑。 这些东西是都要加给你们的。只管信靠父神。当你已经实行了你的计划,也已尽力劳苦操作,你就可以安心交托。你既按时撒了种,又在收割时尽了力,且已妥为收 藏,其余的你可全交托。纵然按着你的计算、撒种、收割,收藏都未臻完善,你也不该因此忧虑。因为天父是知道的,对于你所需要的这一切,他给了你一张空白支 票,你需要多少,就可写上多少。「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

再说,忧虑乃是担心未来的结果,也就是担心明天。人人都罣虑着明天。因此耶稣最后将这一切归结起来,说,「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 虑。」主这话的意思是否指明天再忧虑明天的事呢?我们并不全然明白,但我们明白主这话包括一个意思,你无论怎样作,明天仍有明天的忧虑在。你不能因今天为 明天忧虑,就可以解决明天的问题。因此他说,「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一天的来临都会带来一些难处,这些难处必会叫我们忧虑。明天会有明天的忧虑。 无论今天你怎么作,明天的忧虑总会来到的。因此我们所说的是,天父的儿女阿!王的臣民哪,要活在今天!

主阿,我不求明日与明日所需,

只要保守今日不沾罪污。

在这一段经文里面,丝毫没有禁欲主义的痕迹。我们的天父知道,他的子民在今世,不能不接触地上的事物。他甚至没冇说积儹财宝有何不对。他只是教导我们,当 如何善用我们的财宝,他不要我们将财宝闲置,窖藏在地,他要我们积儹财宝在天。因此这里既无禁欲的思想,也未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不必想到将来。倘若有人要 仿效麻雀,说,你们看我多逍遥,我不撒种,不收割,不需仓库堆粮食──是的,我们都清楚那逍遥的结果将如何,没有人会怜悯他的。倘若有人说,我要作野地的 花,不劳苦也不纺线──是的,我们很快就能看见,那是愚不可及的见地。千万不要认为,王是吩咐我们不要为将来着想。千万不要说,你若一旦死去,一切由神全 照顾,你就可以不为妻儿的生活所需作当有的准备。但愿我们不恶意批评买保险的人。使徒保罗说,「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耶稣 全部的教训绝非叫我们要轻忽撒种,废弃收割,松弛劳苦,不事纺织;他所吩咐我们的是,在慎密计划与劳苦以赴之后,我们不当忧虑。撒种之后我们当交托,在收 割时当感恩欢唱,在储存时满足喜乐,劳苦时心仍喜乐,要安安静静的纺织。主是呼召我们进入一种没有焦躁的生活,因为藉着信心的原则,人信靠神,并顺服于 神,就知道神的能力要在自己的工作中动工,他的生命要供应自己的需要。

王阐明了人与人之间,人与神之间关系的原则以后,现在开始讲论他国度中的子民对地上事物的态度。

隐私声明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7 by Jgospel Net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