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12:38-45

在这一段里面,有主和官长们冲突的最后一个阶段。前面关于安息日的问题,他采取防卫的态度,宣称他是安息日的主,并声明人是属于他的。在争端的第二方面, 论到他的能力,他们控告他和撒但勾结;他为自己辩证时,说了前未曾说过的严肃的话,警告他们,他们正面临那极可怕的危险,他们如此控告他,暴露了他们将善 与恶倒置,缺少分辨的能力。

现在这一段以「当时」两字开始,说明他们求神迹的这件事,在时间上来说,紧接着王对他们严肃的警告之后。这一点本身就很重要,也多少解释了他们所得着的回答。那回答乃是断然地拒绝显神迹给他们看,紧接着就是对他们直接并严厉的指责和定罪。

在马太对这事的记载中,他先说有几个文士和法利赛人,对耶稣提出请求;然后是王慎重并有启发性的回答;两者都值得我们从当时的背景来细加深思,特别是我们才看过的,他们与主争执的过程。

这些人求看神迹的语调和气势,可以从前面所发生的事想像得到。如果我们要了解他们的请求,和王对他们的答覆,就必须花时间了解当时的情况。我们回过来看本 章14节,就能立刻看出他们隐藏的动机。马太告诉我们,耶稣回答过安息日治病是否合乎律法的问题之后,为了进一步向他们证明,便医治了那枯乾了一只手的 人。于是,「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可以除灭耶稣。」当他们控告他靠着别西卜赶鬼的时候,心中仍在想着要除灭他。他的严词斥责,与严正的警告,引发了他们 要看神迹的要求。他们并非诚心想看神迹,以便真正认识他。这是一个恶毒的请求。他们已经作决定,要怎样处置他。他们所提的要求,乃是出于恶毒的心,目的是 要置他于死地。

他们的语调带着讽刺,「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这一点可以从24节,他们论他的话中清楚看出──「这个人赶鬼,无非是靠着鬼王别西卜阿!」 这话表明了他们心中的不信,也显露了他们个人对他的态度。在这种态度下,他们怎么可能是诚心要看神迹呢?他们根本不想接受神迹。倘若他们真想要神迹,主替 那被鬼附的人赶鬼,已足够证明,正如他宣称的那样,他是与神的灵合作。他们却拒绝这个十足的神迹,反而用极可怕的方法来否定它。这一班人已经硬心拒绝了那 么使人心服的神迹,现在又求神迹,且用讥刺的话说出,他们根本不接受他所给的任何神迹,因为他们从心里恨他。这正是他那严厉的宣告所含的意思,「毒蛇的种 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就说出来。」他们用「夫子」来称他,本身就是一项侮辱,他们根本拒绝接受他或他的教训。他们的 灵正如当年讥笑以赛亚说,「他要将知识指教谁呢」之人的灵。他们蔑视并拒绝这位伟大的教师,定意不接受他的教训,竟然仍以「夫子」相称!他们心中充满了刚 愎和邪恶的不信,却到他跟前来求神迹。他们已经见过他许多大能的工作,只因他们对他怀着极深并日增的仇恨,所以主的一切异能都抹杀了;现在他们要求一个感 官的,奇异的证明,好像主从来没有行过神迹似的。纵然主行了,他们也不会承认,他的使命是神圣的,就像他们看见他赐福给人,使人脱离身体和心灵的痛苦的那 些大能工作时,不加理会一样。

这段话大部分都是王的回答。他回答的-一方面,都非常突出。首先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用那么多话,断然拒绝了他们要看神迹的要求,又将这件事从当时的环境中提升出来,转而集中论到将来。为了更仔细地加以思想,我们要将这回答分作三部分。

1.第一部分论到将要赐下的那「末后的神迹」,暗示将给那世代的人另一个机会(39-40节)。

2.第二部分论到末后的审判,严肃的宣告那世代的人将要定的罪的性质(41-42节)。

3.第三部分是描写那世代的人未后的光景,就是所宣告的判决之性质(43-45节)。

因此面对着这一群代表当时代的人,他的见证曾遭他们拒绝,他所行的神迹被忽视。现在王论到将来,预言他们将要有的机会,将要有的定罪,将要听到的判决词。

他虽然拒绝了他们要看神迹的要求,却又允许给他一个神迹。如此他在他们恶毒的反对跟前,向他们预告,他在这世界完成他神圣的工作时,将给他们一个新的机 会。他的旨意原为赎回并拯救。因此他拒绝了他们所要的神迹,因为对他们无益,他却应许赐下惟一能吸引并激励他们的神迹,那就是当他们的恶行得逞,他被置于 死地之后,他又从死里复活的神迹,使他们能有一个新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

当时情形之严肃性,我们可以从王对那些人,以及他们代表的那世代对他的敌意,所作的评估看出。在他的评估中,他用「邪恶」,「淫乱」来描写那世代。邪恶是论到他们自身,而淫乱则道出他们与神之间关系上的失败。

「邪恶」这一个词,实在的意思就是有害的;王用这个词,有两方面的含意,一方面描述了他们所产生的影响,一方面揭露了他们的真实本性。他们虽然在外表上谨 守虔敬的礼仪,在本质上却是邪恶,诡诈的。因此纵然有那些事关虔敬和道德的规条,但从他们所发出来的影响,却是邪恶有害的;是以受他们影响的那世代,和他 们一样邪恶。

「淫乱」这一个词发人深省,特别是出之于王的口,他所指的并不是肉体上的淫乱,而是指灵性上的淫乱。这种说法对当日的这一班人丝毫不陌生,因为至少在他们 自己的圣经中就能读到。这牵涉到旧约圣经中,一个极神圣的表号,说到耶和华聘他的百姓为妻。先知何西阿所对付的那最可怕的罪,就是灵性上的淫乱。王用的这 一个词,就是指这一班人不忠于他们与神之间那神圣而圣洁的约。他们犯了淫乱,不忠于婚誓。何西阿对百姓谴责的话,如同火焰一般灸人,他说「耶和华与这地的 居民争辩,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那正是先知对属灵范围中的淫乱或淫妇这表号的诠释。

这正是当日王对那班人的评估,也是对那世代的人的评估,因为他们来求神迹时,正是代表了那个时代发言。就在那充满恶毒,讥笑与不信的时刻,他告诉他们,过 不多久,他将给他们一个丰富且是最终的神迹。这神迹主要的几方面,和他们所熟知的一个神迹很相似。他们都知道,约拿如何为罪孽深重的尼尼微,成了一个神 迹,因为他原本被投于海,大鱼将他吞下,耶和华使他从死亡中起来,去作他的使者。要解释王在此所说的话,惟一的关键在于约拿和耶稣相同的地方。其余的-一 方面,约拿都和耶稣不一样。这可以使我们在读约拿书时得到一些亮光。但这不是我们此时要讨论的题目。

因此我们的主向这些人宣告,他末后的神迹,就是在他们毐恨地将他置于死地之后,他要脱离死亡回来,证实他所传讲的教训都是真理,也证明他来到地上的神圣使 命。这些事今天我们知道得十分清楚。王对那班心怀毒恨,却求神迹的人,说到足以彰显出这一切来的惟一的一个神迹。这也是最终的神迹。他们已经拒绝了-一个 神迹,如今必须等待最后的这一个。

预告了最后一个神迹,王接着对这些人和那世代发出定罪。他以两重的对比,说出双重的定罪。

他所用的头一个对比,是将尼尼微人拿来,和他所面对的这些人以及那个世代相比。尼尼微人不失真实。他们接受神迹,听从了约拿所传的消息,就悔改了。在这一 点上,他那一个世代的人,就完全作不到。这预言的准确,我们都知道。他复活以后,这真理就传开了,并有五旬节的大能、神迹、奇事跟随着。其所产生的结果, 我们也都知道了。

他的第二个对比,是以南方的女王,来和那世代相比。她从地极而来,殷切要听所罗门的智慧;相反地,他们却定意要禁止王发言。

王所宣告的定罪,是他所作对比的结果。他说到他自己比约拿更大,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他也比所罗门更大,南方的女王曾为听他的智慧,从地极而 来。在对比中还有一层应用。他们是立约的百姓,熟知记载在先知书中神的制度,而尼尼微人是约外之民,他们没有以色列人所拥有的福分;至于南方的女王更属遥 远之国,完全没有选民的一切权利和福气。

这些人受到较少的启示,听见的是较浅显的道理和教训,他们却遵守了。所以,那些听到他话,以及那些将要看到他最终神迹的人,他们应受定罪,这是十分明显的。

王回答的最后一部分非常奇妙,把一切总括在一起,又作了判决的宣告。他以一个曾被鬼附之人的经历作例证;我们若细加考察,就能对王所说「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这话的应验有所准备。

这例证从一个赶鬼的事件开始。一个污鬼从人身上被赶出来。主指出那污鬼必须藉着媒体方能活动。它若缺乏物质媒体,就会过来过去,得不着安歇。这一段话本身 是一个奇妙的启示,让我们对这一个阴暗的题目稍有认识。但这不是我们目前要讨论的主题。现在我们所当注意的,是污鬼又回到那人身上,并发现那人内在的光 景。圣经这样描写,「里面空闲,打扫乾净。」令人不能忽视的是,那人「里面空闲」。那人已有若干改善,已经「打扫乾净」,但是却并未被占有,仍然「空 闲」!结果使所有的改善徒然无益。因为里面没有人居住、占有、掌管,于是那污鬼又进到那人里面,而且带了其他的恶鬼,使一切的改善都前功尽弃;那人未后的 景况,比先前更坏了。单单赶出污鬼是没有甚么长久价值的,除非另有一个清洁的灵住进来。

主的这段话,本身是一个奇妙的启示,说到若要改造人和社会,所必不可缺的东西;王立刻将这事实应用在他当时的世代,也就是他当时所面对的那班人,和他们所代表的一类人。

因此主的这些话,间接的宣告了他的降世以及他的工作,已经使邪恶失势。他的赶鬼虽遭人批评,却正说明了这个事实。当他还在他们中间的时候,整个邪恶的幽暗 世界,都在他的管治之下,他控制它一段时间,好给人以及那个世代一个机会,能转向更美善的事物。人的责任就在这一点上开始。人若单从邪恶的势力得释,那还 是不够的。他们还得向善顺服。那驱逐恶灵的他,自己就是王,他能驻入那打扫乾净,修饰整齐的房屋,使他们不致再空闲着,他能以纯洁与得胜的能力占有他们。 因为他们弃绝他,所以房子虽经改善,「打扫乾净,修饰好了,」却因更多更恶的鬼进入,景况比以前更悲惨。这项判决的宣告极严重,但解释得非常清楚;对于一 切曾有机会与王接触的人,这话都可应用在他们身上。

在研读的过程中,我们曾偶尔注意到一点,现在要直接来看它,那就是王将官长对他的反对,视为支配着那个世代的灵;因此他面对的,虽然是那班官长,他却不断 的称他们为「世代」。「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39节),「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41节),「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 (42节),「这邪恶的世代」(45节)。因此这教训主要是对一个世代说的,当然它也可直接应用在个人身上。

我们的世代,正活在这最后的神迹中。复活这事实证明了基督的福音,彰显了耶稣的王权。千千万万的人,他们在道德上和属灵生命上的改变,都是基督复活的明 证。基督的王权,不仅仅是赶出污鬼,他并且要住在人的里面,保守人,使人洁净,以对抗一切敌对的势力。这是前面所说,一切曾径历他能力的人所能证实的。

他的定罪中包含着一个教训,就是审判乃是根据各人所得着的机会而定。因此他的复活既然已经见证了他是最伟大的先知,是至高的君王,那么人若再拒绝他的教训,背叛不服从他的管理,理当得着最严厉的定罪。

他宣告判决的警告极明显,而且十分中肯。基督在何处,他就在那里松开邪恶的捆锁。无论人是否承认、降服,他总是能认识到这一点。有时我们就在这种情形之 下,将房屋打扫乾净,装饰整齐。但是我们要谨慎!这种打扫与装饰,对污鬼是极大的吸引。修饰好的房屋,若不藉着圣灵让君王居住,占有,它后来的境况,往往 比先前更坏。

在这一段里面,有主和官长们冲突的最后一个阶段。前面关于安息日的问题,他采取防卫的态度,宣称他是安息日的主,并声明人是属于他的。

隐私声明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7 by Jgospel Net Inc.